主题: 我的老师沈慧君

  • 染殇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6850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7/9/10 21:33:24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澳门太阳城官网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我的老师沈慧君



初识沈慧君老师,以为她是我们的学姐,因为她是看不出年龄的。




彼时,大二有文秘班,美女如云,沈老师常“混迹”于其间,跟师姐们亲密无间。一日,有酷爱扫描美女的男生指着沈老师惶急地说:“那个人竟然是我们的系辅导员!”他的话引起了同学们的哄笑:“是不是扫描错了方向啊?找到老师头上啦?”




我这才熟识之,沈老师果然不同:“头上倭堕髻,耳中明月珠。”微烫的波浪发,丝毫不乱地层层盘起,眼有光华嘴角笑,脸似银盘齿如玉。粉色上衣,青色筒裙,象牙白的高跟鞋,简洁明了、干练高雅。“女神~!”有同学低语道。









我是在“走麦城”时,开始接触并感恩沈老师的。




开学很长时间,我并没有多少机会接触沈老师,对于“辅导员”这一角色也缺乏认识。




同学们来自各地,地域、性格的差异,加之放狂的青春,都把头昂到天上,谁也不服谁,谁也不屌谁。虽然竭力做事,却得不到理解与认可,我辞去班级职务。对我而言是倍感压抑和委屈的,但对别人是无关痛痒的事。然而,沈老师却委派了几个学哥来跟我谈心,力邀我到系里去作学生干部,我一一拒绝,最后沈老师让学哥传话,要我到她家去一趟。我在学哥的指引下,忐忑着敲开了她家的门。沈老师倒了一杯茶给我,又喊她女儿拿一个苹果给我,我拘谨地站起又坐下,坐下又站起。沈老师约略介绍了她女儿的姓名与爱好。其时,她的女儿已经上初中了。为了活跃气氛,我说:“没想到沈老师的女儿都这么大了!还这么年轻!”沈老师笑着说:“是啊!让你们喊我阿姨,把我喊老了;让你们喊我大姐,你们又显老了,哎!还是喊沈老师吧!”沈老师拿出一袋毛豆子,说:“一边谈话,一边帮我剥豆子。我想让你到系里来搞工作,你不干,你讲讲你的想法!”我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,一股脑儿的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。




沈老师时不时的插话问一句,最后和蔼地说:“人各有志,系里的工作很忙碌,需要热情和付出,你不愿干,我也不勉强。通过演讲比赛等活动,我看出你是一个有才情的小伙子,可不能自暴自弃,人生出彩的机会很多,珍惜大学生活,珍惜同学友谊。好了,不留你吃饭了。”




自此,我才发现,沈老师从无疾言厉色,做起工作却如庖丁解牛。即便性格暴躁的同学,听着略带吴侬软语的声调(老师是江苏人),就像春风拂过柳稍,就像琴弦奏出和音。




大学的时间是充裕的,为了体验生活,节省开支,当时兴起了在寝室烧菜的风气。买酒精炉子,买油买菜,中午傍晚,寝室里锅勺乱鸣、香飘四溢。动静搞得大了,宿管担忧不安全,就联合学校查处,经常不定时地扫荡,把酒精、炉子、锅瓢碗盏等东西一扫光。几十块钱的家当,说没了就没了,可是令人心疼的事!中文系的也能不例外。每到此时,沈老师都冲在前面,还没到二楼,就大声嚷嚷:“收酒精炉子了!有酒精炉子的,都主动交出来!”学生听得,慌忙把炉子锁到箱子里,只有个别不在寝室的同学遭殃了。中文系姜主任笑着说:“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?”沈老师说:“很不错了,收获蛮大滴唻!都收两个炉子了!”学校领导指着没来得及收起的酒精说:“把那个酒精拿上!”沈老师闻闻酒精说:“水呀!哪是酒精唻?”姜主任用手点点沈老师,说:“算了,收工!”




沈老师丈夫是军人,远在中国边疆,不能为家庭做出什么,女儿就靠老师拉扯,已是不易,但辅导员的事琐琐屑屑。师生的问题多,她的事也就多。有的老师课上得不精彩,学生逃课的有之、睡觉的有之、喧闹的有之。少数老师就简化手续:抓不住学生的心,就抓学生的分。期末考试,一张试卷两大题,书上只有一句话。想逮谁逮谁。逮住不及格,可就很严重,扣除助学金,还得补考,补考不及格,拿不到毕业证。补考监考的任务就落在沈老师头上,监考到一半,沈老师对被逮住的同学说:“我有事去了,你自己慢慢做,做完了,试卷就放在办公桌上,我相信你!”有同学体育课摔坏了腿,沈老师熬好骨头汤,每天送到寝室。学生远在异地上学,最为想家,常想请假省亲,理由五花八门:太太去世了(反正早已作古,就多去世几次吧!)、哥哥结婚、姐姐出嫁……出勤率决定了班主任的奖金,故班主任多不愿意,就到沈老师那里去磨。沈老师一声叹息:“系里有规定,每人每学期,我只有一次批假权限,以后就不行了唻!”









高校最为重视元旦文艺汇演,所以各系都打磨出最为精彩的节目参加,以彰显这个系的水准。政史系是大系,人口众多,且系辅导员也很靓丽。就有着较劲之意。95年元旦,本人担纲主角,出演小品《今晚有戏》,中文系与政史系的节目一前一后,政史系在前,是一个热舞节目,他们的辅导员大声地说:“同学们,好好跳,给我争光,也给别的系看看!晚上请你们吃宵夜。”说罢,拿眼直勾勾地挑衅着沈老师。沈老师淡淡地说:“好的,我祝贺你们,我好好欣赏。”我的两个搭档很气愤,暗暗地跟我说:“我们演得精彩一些,气死他们!”那天晚上,我们在表演中,加载了诸多“包袱”,笑点不断,节目取得了空前的成功。容纳两万多众的大礼堂沸腾了!沈老师也欣慰地笑了。









大二时分,沈老师教我们外国文学中的希腊神话。阿卡门农、宙斯、赫拉……都已经模糊。只记得沈老师的神采飞扬讲着神话里的爱情故事,她在学生心中种下了自由的种子,刻下了唯美的画面,我总觉得,她的美丽是因为心中有着大爱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她讲的唯美爱情故事,启发了我们的女同学,毕业后奔向了他人的怀抱。我们这些男生却未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只有一对享受了爱情成果,这不能不算是老师的一件憾事。




恩师虽难舍,终须别离去。辞行时,沈老师说:“回去后,你想进哪一所学校?”我说:“想进离家近一些的青山中学。”老师说:“我的亲学生在你们县当教育局副局长,我给你写一封推荐信吧!这不是走后门,你是双优生,符合政策照顾的条件。当然了,能不能帮你忙,我也不敢打包票的。”




毕业后,也曾两次去看过老师,老师问起我的遭遇,得知还在乡镇初中左支右绌,只是摇头,说:“没帮上你的忙……”又说:“我也要离开工作了20多年的六安了,回到我的故乡去!我把青春留给了六安,我也要回报家乡,并且浙江舟山学院(后来的浙江海洋大学)的院长非常器重我……”




以后的岁月里,只一次电话极为艰难地辗转接通到浙江舟山学院,老师已近退休矣!从此失去音讯。今年20周年同学会时方得到联系方式,虽经盛邀,终未能成行,甚为遗憾!




我与沈老师不相见已近20年了,何时能再与您相见!



来源:金寨许磊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